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惠东 > 旅游信息

一个中国旅游小镇的全民战疫
发布时间:2020-03-30 10:20:00
来源:惠州日报
浏览字体:

  1.jpg

大图:工作人员给隔离酒店进行消杀。 小图:从2月5日到3月5日,马小芬照顾两个小孩整整一个月,直到她们的妈妈治愈出院。

2.jpg

  “湖北游客,1500多人!我一度被这个数字压得喘不过气来。”

  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毛振辉口罩上方的双眼布满血丝,整整54天,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从窗口望出去,看不到海,但海浪声穿过沙滩、渔村、酒店与大街,依然能传入他耳中。

  巽寮的春节,很少有像今年这样安静、这样紧张。

  虽距武汉千里之遥,但一个多月来,这个中国南海之滨的著名旅游小镇,被一层凝重的空气笼罩着。

  海浪声阵阵,如击鼓催征。

  没时间细想,毛振辉几步跨回到熟悉的座位,继续为巽寮旅游业复苏“烧脑”。这是当前摆在这位小镇“指挥官”面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排查,马上

  2020年1月24日,农历除夕。

  阳光,沙滩,海浪。郭学文一家还没玩够,民宿老板电话来了:所有游客,当天退房。

  这是他们到巽寮的第6天。去年,儿子到惠东工作,过年不能回家,郭学文老两口和儿媳、孙女从武汉来到巽寮,一家团圆,顺便旅游。

  年夜饭没吃就被“请出来”,一家慌了,四处找酒店,都被告知“不再接待客人”。

  “出来之前,听说武汉有确诊病例,没特别在意。”郭学文说。

  那个在武汉他们不太在意的病毒,让他们在巽寮面临无处落脚的困境。

  实际上,那个病毒——新冠肺炎病毒,在短短几天内影响整个中国。

  1月20日,国务院将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抗击非典功臣”钟南山院士拉响“人传人”警报。

  这一天,惠州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广东省累计确诊14例,全国累计确诊218例。

  1月23日,广东启动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一级响应,全省进入“战时状态”。

  局势,一天比一天严峻。

  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毛振辉愈发紧张,一楼会议室成为“战疫指挥部”,也成为他“战时办公室”。

  毛振辉太清楚巽寮的特殊性:巽寮湾,位于粤港澳大湾区东海岸,坐拥27公里海岸线,依山傍海,沙白水清,气候宜人,有“中国马尔代夫”之称,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春节,是巽寮旅游旺季中的旺季。去年春节,接待游客28.73万人次,为巽寮带来超过9100万元收入。

  但此刻,毛振辉不知道:巽寮到底来了多少外地游客,其中有多少湖北籍,又有多少游客还在来巽寮的路上。

  马上弄清楚,必须!

  1月24日上午,管委会取消全体干部春节休假;下午3时,“战疫”动员会召开。两个小时后,150多名干部职工,每人一个口罩——马上开始大排查!

  全区划分为9个酒店片区、5个村(居)片区和2个集中安置点,管委会全体工作人员负责酒店片区,各村干部负责村(居)片区。

  22626间!这是全巽寮酒店、民宿和酒店式公寓业主房的数量。1月24日前,有游客入住的酒店、民宿达96家。

  排查,需采取现场核查、大数据信息比对、查询公安入住登记系统等方式。

  难度超乎想象。

  杨焕聪,管委会工作人员,被分到负责第六片区的全季酒店。酒店入住登记系统显示:入住的湖北籍游客有68人。杨焕聪一个个房间去敲门,大部分人很配合,也有不愿意出示身份证、不肯报告房间人数的,只能磨破嘴皮,不停地劝说。两天后,这一数据变成148人,翻了不止一倍。

  酒店式公寓业主房排查,更难。

  有的说“我是业主凭什么查我”,更多的是拒不开门。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手段!排查人员在夜里跑到户外看灯光,哪家亮灯就去敲哪家门。还是有人拒不开门,不得以使出断水断电这一招,把房里的人“逼”出来。

  游客可能租房住,村(居)排查迅速展开。

  度假区中心带的渔业村,户籍人口有1430多人,排查出20位湖北籍游客。渔业村党支部书记苏明仔顿感压力山大。

  还有外来游客在来的路上,马上设卡排查。

  在巽寮湾高速公路出口,出入司乘人员一律要接受检查。23个主要村道设置卡口,禁止外市车辆进入,发现疫情重点地区人员立即上报。

  经过两天两夜的排查,数据出来了:巽寮共有外地游客3000多人,其中湖北籍超过1500人。

  仅巽寮的湖北籍游客数量就占了整个惠东县一半以上,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毛振辉彻夜未眠,“战疫”打响,巽寮只能赢不能输。

  (二)管控,14天

  有惊无险。除夕夜,郭学文一家总算有了落脚地。和其他被退房的游客一起,他们被安排住进作为集中安置点的酒店。

  一觉醒来,波澜再起。大年初一,郭学文等人被通知“要换地方”。

  这一天,巽寮正式对外地游客实施管控。

  所有入住酒店的游客就地隔离14天,酒店实施“不进不出”措施,不能新入住,已入住客人不能离开房间。

  彼时,上级对隔离管控政策还不太明朗。毛振辉没有犹豫,一级响应是最高级别,管控也应该最严格。

  问题来了。

  安置点附近的村民首先“抗议”:万一传染我们了呢?指挥部回应:村民的担忧可以理解,马上调整!

  工作人员立即寻找酒店。巽寮村党总支部书记杨庆宏获悉,当即表示:免费提供海景山庄作为安置点。那里背山面海,周围没有民居,刚完成改造维修,适合做安置点。

  可,那里也是杨庆宏的家,全家人一直住在那。杨庆宏很快做通家人的思想工作,把父母送回村里的老房子,让妻儿去亲戚家借住。

  总算安定下来了。郭学文等人搬进海景山庄,这里成了39位湖北游客临时的“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从除夕一直免费住到3月17日记者采访时。

  管控很快开始实施。但问题接踵而来——

  隔离人员每天要测量体温两次,额温枪不足,怎么办?

  隔离人员最多的阳光假日片区有414人,工作人员早上6时开始逐间房敲门测量体温,一次要花3个小时,两次就是6个小时。管委会安排50万元工作经费,迅速购置一批一次性医用口罩、一次性医用手套、消毒液、酒精、额温枪等防疫物资。

  隔离14天,住宿费怎么算?

  管委会和实施管控的84家酒店一一协调,有的直接免费,有的大幅降价,去年同期房费数百过千元一间的客房,只收一两百元甚至几十元。

  不准外出,要吃饭、买东西怎么办?

  150多名工作人员当起宣传员和服务员,建微信沟通群,耐心对隔离人员解答隔离期间的政策和疑问,为隔离人员逐户送上订购的生活用品和药品。

  一个个温情故事上演——

  中航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惠东蓝海花园度假酒店为110名隔离人员免除14天住宿费;中航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屿海度假服务中心开放员工食堂,为他们提供餐饮服务,每餐15元,还配送水果。该服务中心项目总经理侯永忠在新疆长大,籍贯湖北,他说:“都是同胞,能帮就帮一把。”

  群益市场是巽寮唯一的市场,经营方响应管委会号召,大年初二就动员商户档主开市,为隔离人员提供新鲜肉菜配送,且不能哄抬物价。档主戴应通和李应招兄妹负责登记、采购和配送,一斤、两斤的肉菜都要分别打包,最多的一天有400多人下单,连续跑个不停,不收配送费。市场经营方还宣布,隔离人员订购的蔬菜,由市场来买单。14天,免单2万多元。“只是想为他们做点事,不以钱为目的。”群益市场经理张智波说。

  还有许多热心人士和企业送来水果、面包、口罩等物资,管委会一一分送给隔离人员。渔业村村民苏培宾捐款30万元和一大批防护物资,定向用于巽寮疫情防控工作……

  这场“战疫”,巽寮人没旁观者,都是参与者。

  (三)冲突,逆行

  单硝酸异山梨酯缓释片一盒(400毫克×24 厂家:鲁南贝特制药有限公司);

  硫酸氢氯吡格雷片一盒(厂家:乐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阿托伐他汀钙片(立普妥 20毫克×7 进口);

  ……

  位于第六片区的全季酒店大堂里,杨焕聪研究着手上的游客购药登记单,没料到风暴就要到来。

  2月1日晚,全季酒店一位武汉游客出现症状,送到定点收治医院隔离治疗。

  2月2日,距全季酒店1公里的海公园F栋,第二例出现症状游客被送定点收治医院隔离治疗。

  2月4日,两位疑似病例被确诊!

  2月6日,全季酒店游客再确诊4例。

  2月7日,海公园F栋游客再确诊1例。

  恐慌情绪迅速蔓延。

  新冠肺炎的超强传染性,大家早已知晓。

  保安拉着胶带,在绿化带外将全季酒店围了起来——整栋隔离。酒店游客除了湖北人,其余来自上海、四川、山东等地。微信群里,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各种猜疑此起彼伏。

  人心惶惶,有人提出“换酒店”。排查成员、联防队员、保安加起来最多13人,不停劝说、安抚,但成效不大。

  全季酒店所有游客、工作人员接受咽拭子检测,更加严格的单间隔离立即实施,密切接触者接走隔离。杨焕聪曾与一位确诊病例“聊过10分钟”,29岁首次尝到“说不出的恐惧”,又“庆幸一直没回家”,晚上“累得半死却睡不着”。

  “累得半死却不敢睡”的,有巽寮

  卫生院院长朱文辉。32位医护人员从除夕开始几乎全员出动,与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惠东县卫健局派来的20位医生,为游客采集2800份咽拭子和核对信息,就花了整整一周。1月底,惠东平海、稔山相继有游客确诊,朱文辉想着,巽寮最好不要有。但愿望很快被戳破,“卫生院没有CT机,防护服、护目镜紧缺,条件这么差,出现大规模感染怎么办?”朱文辉忧心忡忡,看着穿一次性雨衣的女护士压抑到哭,他头发快急白了。

  “累得半死却没法睡”的,有巽寮卫生院化验科医生冯广汉。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90后”党员,一天凌晨1时20分,接到紧急电话,匆忙爬起来,穿上防护服,跑出宿舍,赶到两家酒店,给4位湖北游客作血常规检测。后来,他才知道,这4人都曾到过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隔离,隔离,隔离!阻断一切传染途径!在巽寮的游客也迅速形成强烈共识:想要安全,别出房间!“外地人,本地人,心这么齐,不分你我,第一次见。”杨焕聪感叹。

  2月9日,元宵节已过。从1月25日算起,第一个14天隔离期结束,巽寮沙滩上依旧空无一人,金海湾大道几无车辆,84家酒店里的3000名外地游客“坚决隔离”、宅家的8000名当地村(居)民“不进不出”。

  在巽寮村黄竹洋村民小组,一场手机投票在村民中进行:再来一个星期“不进不出”,同意吗?110户村民全部回复“同意”。

  (四)大海,故乡

  马小芬没想过,自己会多两个“女儿”。

  作为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她被分配到第六片区,曾接触过全季酒店的确诊病例。

  5个确诊病例中,4个是来自武汉的一家子。原本这一家四代6口到巽寮湾度假,4个成年人相继确诊,被送到定点收治医院治疗,作为密切接触者的两个小女孩核酸检测呈阴性,只要送到定点酒店隔离。

  一个8岁,一个4岁,谁照顾?

  “我来!”马小芬主动请缨。

  丈夫因公殉职7年,只能将10岁和8岁的儿子交给公婆。2月5日,她收拾衣服就来到“新女儿”的隔离房间。

  这个“临时妈妈”,当了足足一个月。马小芬印象最深的,是“母女仨”都看不腻的蓝色大海,“她们常常欢呼,而我当了34年巽寮人,才发现巽寮的海那么美。”

  邹郢也没想过,自己会多一个“家乡”。

  作为湖北武汉小学五年级的一名班主任,她曾向学生夸下海口:邹sir要用vlog带你们去看海。1月中旬来到巽寮,海没看几天,全家5口和酒店13位客人一起在第二片区隔离,vlog没录成。

  第一个隔离期满,刚想松口气;咽拭子一检测,有疑似出现,马上进入第二个隔离期。焦虑情绪相互传染,老人抱怨“被关疯了”,孩子哭闹“要去海边玩”,一向不对学生发火的邹sir,将火撒向身边6岁儿子。

  第二个隔离期,游客问题越来越多:老人随身的药用完了,婴儿吃的奶粉没了,快递送不来。管委会两位热线接线员,常被投诉电话骂得掉眼泪,甚至被威胁“不放行就告到督查组”;90后“采购员”王智凤的车尾箱总是塞得满满的,但总买不齐,又气又累;到县城买药的陈子荣,有时一天跑两趟,“开始大部分药名看不懂,现在可以考药剂师”……

  不满情绪在聚集,隔离游客有,工作人员也有!

  不能出现压垮骆驼的稻草!惠东县派出心理咨询师紧急进行心理干预,缓解双方紧张不满情绪,尤其是有基础性疾病的中老年人,即便在电话里耐心真诚地倾听,也能疏导憋得慌的情绪。

  共产党员,上,增援一线!2月14日、2月28日,惠东县机关分别派出两批97名党员志愿者到巽寮,与巽寮478名党员一起,遍布9大包干片区和每个村(居)卡口,全面服务被隔离的游客和村民。

  隔离期满的游客,有些回家了。许多选择留在“有安全感”的巽寮,等待能够“平安回家”的时机。

  3月,春暖,花开,海浪都温柔起来。好消息传来——

  3月3日,惠州62例确诊病例全部治愈出院,成为珠三角首个在院治疗确诊病例清零的城市。

  科学有力的阻击,证明是最好的防控!在巽寮,除7例输入性确诊病例外,再无游客感染,也无工作人员感染,更无村(居)民感染。

  3月5日,马小芬把“女儿”交还给治愈出院的亲生母亲,那位妈妈向她承诺:要做一辈子的亲人。

  同一天,邹郢用网购的笔记本电脑,给远在千里的武汉学生上着网课,并承诺:回武汉前会带他们去“看海”。

  (五)复苏,逆袭

  3月12日,巽寮湾高速公路收费站进出巽寮平海的车辆渐渐增多。

  李健,巽寮三角洲派出所所长,从大年初六起一直在这个联合检疫站轮岗执勤。检查扫码、测温、登记……重复的动作做了千百遍。“现在,进出车子平均一天3000辆次。”李健说,看惯巽寮车水马龙,看不惯空无一人。

  第四片区工作组组长朱品良终于回了趟家,拿了两套换洗衣服。前晚,几位回巽寮复工的外地人宁可睡车上也不愿住指定酒店,因为酒店住着100多位湖北籍业主。“一天接100多个电话,嗓子都哑了。”望着眼前的大海,朱品良唯有一个愿望:巽寮尽快恢复活力。

  恢复活力,这也是巽寮200多家旅游企业与600多家餐饮店共同的期待。今年春节假期,旅游业遭遇重创,吃“旅游饭”的老板们日子都不好过,能不能熬下去很难说。

  据管委会统计:今年春节,巽寮企业退订订单金额超8000万元;整体收入585.39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93.6%。“对比往年,这收入几乎可忽略。”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陈达婷说。

  “2018年来到巽寮,遇上台风;2019年,巽寮遭遇限行;2020年,疫情先来了。”在巽寮旅游行业协会复工复产建言会上,巽寮湾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忠德总结在巽寮这两年的遭遇。压抑的会场一下顿住,有人接了句:“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大家都笑了。

  复工复产的形势渐渐明朗。

  2月24日,广东省将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全省多数行业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工厂里的机器转起来了。

  3月1日起,巽寮隔离酒店从全封闭变半封闭。每个房间发放一张通行证,每隔两天持卡人可外出一次,每次不超2个小时。

  终于,群益市场里又响起叫卖声,沙滩上有了散步的游客,海边停着来看日落的“粤ABS”小车和房车。

  截至3月12日,近2000位外地游客陆续出巽寮回家,进巽寮的多是复工的企业员工、项目工人。

  复工复产的脚步越迈越开。

  在市文广旅体局、惠东县政府指导下,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管委会3月上旬研究制订巽寮旅游快速复苏计划:号召更多业主减免租金、帮扶企业熬过淡季、扩大范围招揽团队游……

  巽寮旅游行业协会会长梁成艺感到欣慰:“巽寮旅游要逆袭了。”

  逆袭,首先在交通。这个月初,省发改委将惠东环稔平半岛高速公路列入省重点前期预备项目,市发改局估算总投资68亿元,巽寮头上的交通“紧箍咒”有望解开。

  管委会看得更远。今年,巽寮1.1万平方米的医疗楼计划装修,旅游康养大有可为;覆盖稔平半岛的游客集散中心规划将落地,为半岛旅游一体化打下基础;景观大道计划增设慢行道,让游客更惬意更休闲。

  巽寮,目标是国际旅游目的地。

  毛振辉站起来,再次望向窗外,聆听海浪声阵阵。

  巽寮春潮涌动,大海那么美……

  本版文字 惠州日报记者香金群 李向英

  本版图片 惠州日报记者李松权 汤渝杭 摄